杭州酷德西點蛋糕咖啡培訓學院

    Hangzhou Kude West Point Cake and Coffee Training College



首页 >> 咖啡行業專欄 >>行業新聞 >> 在上海,喝一杯創業咖啡有多難
详细内容

在上海,喝一杯創業咖啡有多難


當中關村附近的年輕人懷揣夢想沖進Bingo咖啡館跟雷軍互動,IT男們花上幾十元買杯咖啡在車庫咖啡編程到深夜,上海的創業者們卻發現,在這個時尚之都,能給創業者“找靈感”的地方實在是太少了。以至于突然冒出一家24小時營業的創業咖啡館后,就連從事農產品批發生意的“農夫”耿宜俊也忍不住天天到這家咖啡館報到,“有思想的火花,有飯吃,有咖啡喝,挺好”。

上海的互聯網產業發展,總給人一種“不溫不火”的感覺。在互聯網創業方面的“相對弱勢”,多少會讓這座以“國際大都市”自居的城市感覺有些“不舒服”。北京有百度,杭州有阿里,深圳有騰訊,BAT三大巨頭,沒有一家誕生在上海。曾有一家專注于創業研究的機構排出中國市值最高的10家互聯網公司,其中6家總部位于北京,僅有攜程一家總部在上海,且市值排名并不靠前。

與此同時,北京有車庫咖啡、3W咖啡,杭州有貝塔咖啡,深圳有起點咖啡,但在上海,直到2014年,能喊得上名號的創業咖啡館,幾乎沒有。直到最近,一家名為IPOClub的創業咖啡館,打出24小時營業的旗號,才吸引了一些創業者的關注。

賣創業咖啡?一定是腦袋被門夾過了!

上海河馬動畫的創始人徐克是個地道的北京人,他曾透露,中關村方面曾嘗試挖他回京,但他卻“對張江(上海浦東的一個高科技園區—記者注)特有感情”,不愿走。

他說,自己特別希望上海的各大園區能像美國的硅谷那樣,多一些“車庫咖啡店”,點上一杯咖啡就能享用一整天的開放式辦公環境,“更重要的是,那里有形形色色的創業者和投資人,有說不完的創業故事,有隨時都會點爆的創業靈感”。

但這個久負盛名的“車庫咖啡”,同時也以長時間找不到“盈利模式”而聞名。

當一個名叫王俊的年輕人,在考慮許久之后,找妻子商量,“辭職回家,專職開個創業咖啡館怎么樣”時,妻子的第一反應就是“不掙錢”。她不能想象,每年能掙幾十萬元的丈夫,如果把錢砸進一個“不可能掙錢”的咖啡館后,生活會變成什么樣。

在很多外地人看來,上海這座城市的“逐利味兒”是導致這里誕生不了BAT的關鍵原因。就像創業咖啡館,在盈利模式尚不確定的當下,開辦這樣一家咖啡館,相當于“腦袋被門夾了”。

盡管王俊頗具野心地給咖啡館起了個高大上的名字—IPOClub,“希望來我這里喝咖啡的創業者都能進入IPO上市階段”。但他其實并沒太想清楚,這家咖啡館到底怎么搞。

直到今年8月,他才正式確定專職干這個。而在此前,盡管這家咖啡館位于上海楊浦區初創企業集聚的“大學路”上,生意也是“極爛”的,“咖啡不好喝,菜也不好吃”。

彼時,這家咖啡館的創始人,沒有一個愿意從原本收入頗豐的工作中抽出身來,專職干這個不掙錢的買賣。王俊接手這里,被很多朋友當作“腦袋被門夾了”看待。

全職入駐后,王俊開始招人,他以每月五六千元的薪水,招募了8個小伙伴。他們有人專門負責搞活動,有人專為企業提供招聘服務,還有的人負責“采訪”來到這里的創業者。短短3個月,這個600多平方米的咖啡館里,搞了100多場創業相關活動。每周四、周五、周六,全天活動爆滿。

直到11月4日,王俊才“戰戰兢兢”地決定,“做一些宣傳,我們打算24小時營業”。

是咖啡館,還是戰場?

11月6日下午1點30分,位于楊浦區大學路、錦嘉路交叉口的IPOClub里,一片忙碌的景象。一樓大堂里,兩個眼鏡男在筆記本電腦前埋頭敲鍵盤;一個文藝范兒十足的女孩,手里提著包裝精美的黑木耳和蜂蜜,向人推銷產品;還有幾個年輕人,三三兩兩坐在一起爭論開來,面前擺著的咖啡杯還沒動過;小閣樓上,正在搞“投資人下午茶”活動,3個對TMT、移動互聯網領域感興趣的天使投資人,與一群年輕人一起,分散坐在四五張小圓桌邊聊天。

王俊說,這個地方,與其說是一個咖啡館,倒更像是一個商業戰場,每天都有人在這里談些生意、聊些新想法。而實際上,開辦創業咖啡館本身,就像是在“打仗”一樣。

就在IPOClub作出24小時營業決定前不久,大約在8月時,上海本就不多的創業咖啡館,一下子關了兩家。一個是開辦于2011年的上海第一家互聯網創業主題咖啡館“愛塔咖啡”,另一個是全國第一家微博主題咖啡館“微咖”。

《創業邦》雜志此前曾盤點過上海的創業咖啡館,編輯費盡心思,總共只搜羅了4家。除“愛塔咖啡”和“微咖”外,還有IC(指集成電路設計—記者注)咖啡,以及從北京來開分店的必幫咖啡。中國青年報記者查詢發現,IC咖啡最新的活動更新到11月6日,而必幫咖啡的地址,已經變成IPOClub的現址—錦嘉路88號。

也就是說,此前媒體盤點出的上海4家創業咖啡館中,兩家關門,一家易主,只有一家仍在營業中。除了棲息在創業咖啡館里的創業者外,創業咖啡館本身,其實面臨著艱難的生存挑戰。

以IPOClub為例,這里每月的房租、水電、人工開銷大約要十幾萬元。王俊雖然在一家軟件外包公司有股份,能分紅,但這些收入,也遠遠填不上咖啡館的財務“窟窿”。但這些問題,他在創辦咖啡館前,并沒怎么想過,“走一步,看一步。趁著年輕,做點自己喜歡的、有意義的事”。

開辦創業咖啡館的念頭,王俊早在2010年時就動過。當時的計劃是,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出資100萬元,聘請一個CEO專職經營咖啡館,“與商戶的租賃合同也簽了,名字也起好了,就叫愛塔”。

但因為種種原因,幾個合伙人決定放棄。那個被聘來的CEO陳虎出去單干,開辦了后來滬上享譽一時的愛塔咖啡。在明知“愛塔”關門的情況下,當年及時抽身的王俊卻又貼了上來,“心里有個火種,就是想干這事”。

每天都來的中年“農夫”

以車庫和3W兩家知名創業咖啡館為例,其之所以能開辦至今,離不開身后數十名富裕股東的支撐。某房地產公司CEO吉莉是第一個給IPOClub投資的人。她在大學路遛狗時,小狗跑進了正在裝修的IPOClub,由此這個大忙人有空就與王俊聊幾句。3天后,她給王俊打了電話,要求面談投資的事兒。如今,IPOClub已經擁有21位股東,一半企業家,一半投資人。這些人成為這家命運多舛的創業咖啡館“智庫”,為它的發展提供各類需要的資源。

從事農產品批發買賣的耿宜俊是第一批受益者。他經“農友”介紹認識了王俊。兩人相識不過幾個月時間,但耿宜俊卻在這里感受到了“未來做生意的大方向”。

這個原本以經營社區生鮮店為主,偶爾入駐一號店、京東商城賣賣水果的“農人”,如今要做“新農人”。他在王俊的建議下,于8月15日注冊了新公司“新農人”,并在10月7日將“新農人”網站上線,自己在網上賣生鮮。

“進駐一號店、京東什么的,真是太土了,我現在要打造自己的農產品品牌。”下午兩點,他一邊跟設計師商量怎么包裝最新推出的“89元包郵洛川蘋果”,一邊向投資人介紹“新農人”網站,同時還要接受記者的采訪,“現在思路完全不一樣了,以前只知道把社區店做好,現在我搞品牌營銷、策劃,和自媒體合作,在百視通、樂視、優酷上播放我的農產品生產過程”。

這個賣了上海房產、數次創業、有過創業失敗經歷的江蘇農民,如今顯然信心重振。昨天,湖北黃岡一個賣黃牛肉的來找他,云南香格里拉一個賣松茸的也來找他;前天,他接待了一個湖南懷化賣香菇的。每周還會有投資人來找他。

互聯網和咖啡館的強大力量,至今仍讓他覺得“云里霧里”。搞一個實體店,他需要投資100萬元,還要自己找貨源、賣產品;搞一個網站,現在每月銷售額才不過三四萬元,就有投資人、供貨商主動找來,“真是顛覆性的改變”。

耿宜俊由此多了很多“奇葩”朋友—有種香菇的中學英語老師,有回家養牛的品牌策劃人,還有賣荔枝的特稿記者。“這樣的咖啡館,真該多一些。”他說。

現在,IPOClub開始嘗試對一些活動項目進行收費。比如“投資人下午茶”,已經從原來的免費“升格”成每位50元。未來,王俊打算提供一些收費的招聘服務、公關服務,“走著看吧,都試試”。


免責聲明:杭州酷德教育官網轉載上述內容,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、完整性、合法性、可操作性或可用性承擔任何責任,僅供讀者參閱!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571-86923891
    • 13484040243
    • 13588702584
    • 客服 :
    • 客服 :
技术支持: 酷德網絡 | 管理登录
激情亚洲大色播视频